永日

你找到我啦!

正所谓新女性的出现是父权有了新需求


我们哪里是要公平?

我们哪里有见过公平?


开放的大门本质就是一张牛皮

越吹越破,越吹越烂


上面变天了


自信是我的优点,过于自信是我的长处,你说我有其他什么毛病我能反省一下,至于我自信过头,我还嫌不够头。

不自信的那也不是我。再者,自信也没有过头之说。


“激进”在迂腐的人口里总会变个味。

谈到“进步思想/运动”,它们习惯性避开,也会有“好言”相劝的。或者以自己曾受过的歧视、被侮辱的经验传给你,对你进行施暴,以此试图让你屈服。


在灭亡的路上它们永远觉得自己有种大彻大悟的孤独感,而急切地补充这种孤独感的最快法子就是拖谁下来。

它们享受,不思进取,不谈进步。可能是哪里生了残疾,就总想依赖别人,也可能是依赖群体一起面对自己的破事。可“不趟浑水”也是它们所信仰的。

感叹社会黑暗,人情冷淡,精神涣散,谁都不友善!

只是一旦有滚滚热血从它们身边流过,无一不争先恐后斥骂:

“真是激进分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