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日

你找到我啦!

我们都在吃屎。
有些人已经吃到得病,还要花出一部分精力来拉你入伙。至于已经吃出免疫力的人则得出一个结论:
“吃屎是解决我国人口膨胀引发的粮食短缺问题的突破点。”
好,那些还没吃出问题和已经吃不出问题了的就一窝蜂的认同此结论,甚至把之奉旨为真理的都大有人在。
一边以把屎喂给别人吃作快乐,一边吃别人送来的屎。
人失去思考和判断,脑子也没了,人不成人。怎么办呢?
就偏偏要说自己是仍在发展中的智人,这样一来,所有人都难逃这个笼牢。

繁华的城市里看不到蓝天白云与土地相接的地方,只有大道在地平线内外蔓延,推出新工厂。

每到一个任意的时刻心脏跳动都会变得沉重,沉重得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,整个身体里只有那一下下的
“咚咚——咚咚咚——咚——”
或许三天或许两天,或许一周,一年,一次。无规律的时间就到了,你的脑子给你发出一个信号:“它来了。”,它就来了。

每次都找不到规矩,每下都觉得这是最后一下
像要死了
比如在游泳池里摔跤,害怕站在高楼是怕从上面跳下去,这样。
这个时候就会突然害怕,很害怕。
我觉得这不是求生欲,仅仅是我害怕痛苦无助、非情出于心地死去,还有不愿面对的现实与压力。

“皇上给我们做主啦!打死那个小畜生啦!”
千百年了,皇上都怕了,你们又跪习惯了起不来了。

混乱不堪,是你想要的么?
不,我只想你面对它,别遮着自己的眼睛,
好好看看疯狂后的荒唐。

想去田里乡间的小径走到万家灯明
徜徉于早春花树下的落幕,暗香疏影路
心倾于夏夜的莲池
徘徊在饱食的黄色麦田里,听丰年虾声
鸟归家蛇归洞,熊过冬
走过四时四季,一年一生

回头,看看走过绿水青山几重
没入山野之中

泰戈尔的诗像金色阳光洒在每个生命章节的鼓点上,随着你心灵的韵律跳动,可能是黄昏归去的农人气息那样,或者更纯朴更高尚的东西。王尔德的故事则似明月打在你的心房,神秘又新奇,每个不可思议,却是把真实鲜活的故事完全讲述出来了
他们相同之处在于,如果说有两位用笔写梦的人,他们笔下都是充满生与真理的国度。

关于营销号带节奏带出一群人创作有关那个受害人逃离的东西,宣扬社会的善意啥的
带得又信国家山河好,人民共同抵抗黑暗去了
事实上滴滴倒了,还会有下一个滴滴;人死了,也还会有下一个。
事情没有解决,资本和男权还在,对女性的恶意还在,一点消减也没有。再完美的防护罩都是防护罩,而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仍在这个罩子里。
活在网络里美好,屈于现实
实质躲起来不愿面对,有人出来带节奏就想也不想跟着走以为是方向,明明事情什么也没讨论出来就以为“我们胜利了!”
精神胜利法
把韭菜都养出精神来了。

滴滴事件结束了,像是没有来过。

有时候人民永远走不出鲁迅先生笔下,永远走不出一个圈子。

上午在奶茶店生的崽
jio得p2好看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