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日

你找到我啦!

你是我的明月光,看到你我就会思念,思念好的不好的...家乡、往事、我们的过去、还有未来。以前从不知道我这么喜欢看月亮,我只是常在夜里的路上一个人走着抬起头眼底全是月光,我很安心,可能是一种习惯了。没了那样的月光,我肯定会想拨开乌云去找它的,直到再次看见它安然就在那里。
白路这样说。

轻轻地附上他的手背,手接住来自另一个手的温度,循着他的指缝,白路问:
“那月全食怎么办?”
“不怕,他一直就在那里。他只是被挡住了。”
“你看这不是红线牵上了么?被什么冲散也不怕了。”

这是不是红线搭着都无所谓了。
他们的手,在黄昏里变黑,这一时刻开始所有东西渐渐融为一色,最后连成一块。

这一次,白路真的握住俞迹青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