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日

你找到我啦!

那不像一次道歉,只是你新开了一次对我的审判。活人只有你,他人算玩具。
你就是个根本抗拒长大的巨婴,但却在变老。用世俗的把戏模仿你所谓科学先进的教育指导。你无耻下贱,装好好,看透你把戏的谁不知道?
作呕的官场你指指点点议议纷纷他人,你知道又不知道,可能我是不涉及了,但是谁推责任给谁我也清清楚楚明明了了。
耐心作出来也花了不少耐心,关心不愿思考那是不是关心。
我知道你说过什么,我也知道我在说什么。我也不关心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知道的这些,对你没有这个期望,也可以说已经放弃期望你能懂了。
你可以滚了,我话说完了。有个早知道答案的问题今天我还是想问问你
所以你凭什么当我爸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