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日

你找到我啦!

从某种意义上讲真的很羡慕法国暴乱

就像多病的哑巴孩子会羡慕生病会哭闹的孩子

有些人以为我们还没发病,其实我们一直都不健康,甚至每时每刻都病得更严重

我也无法相信这里发起病来到底什么样子。

我不觉得圆明园要载入青史
真正记录的是一段惨痛的故事

有些时候完整精美的艺术品不如铭记它来的深刻,因为它带上了故事,就永远值得称为艺术品

人民的愤怒也可以用物质记载,我相信压抑过过后的爆发、激进无关对错

如果在一个时刻没有把人民的爆发给展示出来,人民的愤怒无法给统治者感受到的话

我不知道我们是会得到还是会失去更多的艺术与文物

评论

热度(2)